蔣爸試聽

銀河網路電台 > 蔣爸試聽室 > RISE UP/Cliff Richard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9-01-11

RISE UP/Cliff Richard

雖然七十七歲的他在歌聲方面出現了無可避免的老化現象,但基本上他的表現技巧畢竟還是相當純熟的,我們甚至還可以聽到他意有所指的透過「Reborn」這樣的歌曲來表達他彷彿重生的喜悅.....

內容介紹

本週介紹專輯:
RISE UP/Cliff Richard
挺身而起/克利夫理查
推薦指數:★★★★
發行公司:Warner/Rhino

俗話說「人怕出名豬怕肥」,名人雖然經常可以享受各種特權,但是卻也往往會惹上一些麻煩。人稱「英國貓王」的資深歌手克利夫理查(Cliff Richard)就是一個典型的受害者。2014年八月,有人莫名其妙的指控他涉嫌曾經在1980年代性侵一名當時還未滿十六歲的少年,警方立即向法院申請搜查令,火速趕往他的住家去收集證據,而當時他並不在家。嗜血的媒體聞風而來,領頭的BBC甚至還動用直升機跟拍,現場轉播警方搜索的全部過程。事後,那所謂的「性侵」事件被證明是一場烏龍,但是從事件爆發到法院在2016年以證據不足還他清白的期間,他卻因為媒體的渲染而遭到大眾異樣眼光的看待,甚至必須遠走他鄉去逃避,讓他感覺幾乎生不如死。在法院給他平反之後,他的心情並沒有因而平復。他要求BBC公開道歉,卻遭到拒絕,因此他對BBC提出侵犯隱私的控告。經過長達兩年的纏訟之後,法院終於在2018年七月作出判決,BBC必須賠償他21萬英鎊的損失。訴訟的結果,讓克利夫有如獲得重生,也讓當時已經七十七歲的他決定推出一張專輯,來表達他的感觸,而專輯的標題就叫作「Rise Up」(挺身而起)。

如果你是比較年輕的一代,不知道克利夫理查是何許人,這裡很快的為你做個簡報。克利夫理查,1940年十月十四日出生於印度,本名叫做哈利韋布(Harry Webb),八歲隨父母返回英國定居。十四歲那年,他在學校參加戲劇社的演出,被分派的角色需要唱幾首歌。演出結束後,指導老師說他有一副相當不錯的歌喉,問他有沒有想過要從事歌唱的工作。事實上,他早就有過這樣的夢想,早在他與幾個死黨蹺課觀賞過比爾海利與「慧星」樂隊(Bill Haley & the Comets)前往倫敦的演唱會之後,他就已經渴望著能夠登上舞台一展歌喉了,尤其是在貓王崛起之後,他更決心以貓王為榜樣。很快的,他開始陸續參加幾支學校熱門樂隊的表演,甚至從十六歲起練習吉他,四處賣唱,並且得到一家唱片公司的注意。他和幾個好友共同組成自己的樂隊,取名為「流浪者」(The Drifters)。有一天,他們在俱樂部演唱,一位星探自告奮勇的成了他們的經紀人,在經紀人的建議之下,「哈利」取了一個藝名,就此成為「克利夫理查」。不久,他們開始推出唱片,同時積極的巡迴各地,獲得了青少年熱烈的喜愛,而他們的「Living Doll」等歌曲更是轟動。不過,由於美國已經有一支樂隊叫做「流浪者」,為了避免混淆,他們在1959年把樂隊改名為「影子」(The Shadows)。從1960年起,「影子」樂隊除了擔任克利夫理查的伴奏樂隊,也同時推出他們自己的唱片。

長得一副俊秀娃娃臉的克利夫理查,在開頭的時候幾乎是相當刻意的仿效貓王的演唱風格,不但成了英國本土的第一位搖滾巨星,更被冠上「英國貓王」的外號。短短兩年不到,他已經創下好幾百萬張的唱片銷售紀錄,還登上大銀幕,主演了「青春樂無涯」(The Young Ones)等電影,即使披頭造成的旋風也沒有對他造成太大的影響,他仍然是英國熱門歌壇的首席男歌手。不過,由於他深知偶像歌手通常很難持久,因此他很快的開始轉型、拓展更寬廣的歌路,憑著他優秀的歌喉與討好的外型,成了一個全方位的藝人,更曾拉拔剛剛出道時期的奧莉薇亞紐頓薔(Olivia Newton-John)。後來奧莉薇亞走紅,登上大銀幕,還邀請他在「仙納度的狂熱」(Xanadu)裡面合作呢。數十年來,克利夫始終非常活躍,不斷推出專輯,當年安德魯洛伊韋伯(Andrew Lloyd Webber)的「歌劇魅影」(Phantom of the Opera)上檔之前,更特別請他與莎拉布萊曼(Sarah Brightman)合唱劇中的「All I Ask of You」來宣傳,成了這首名曲最為膾炙人口的錄音版本。直到90年代,他仍然經常被票選為全英國最受歡迎的男歌手,而雖然他始終沒有能夠真正的融入美國市場,至少在英國與歐洲,他一直都是最具有票房號召力的超級巨星。

在美國的排行榜上,克利夫理查最有名的歌曲是1976年的「Devil Woman」和1979年的「We Don’t Talk Anymore」,曾經分別獲得第六名與第七名。不過,正如我們一再強調的,排行的名次與歌曲的品質並沒有必然的關係。從60年代末期起,克利夫理查曾經連續好幾張專輯都沒有獲得很高的評價。1976年,或許是決心發憤圖強、扭轉大眾的印象吧,他和昔日「影子」樂隊的老伙伴們通力合作,推出了「I’m Nearly Famous」專輯,結果以水準整齊的歌曲和優秀的演出,成功的東山再起。事實上,專輯剛推出的時候,樂評家與一般消費者都沒有給予特別的注意,但是隨著口碑快速的傳開,竟然成了70年代中期讓人最意外的作品之一,也從此更加的確定了他在歌壇超卓的地位。

發表於2018年十一月下旬的「Rise Up」,是克利夫理查自從2004年的「Something’s Goin’ On」之後,十四年來首張收錄新歌的專輯,由於象徵他走出泥淖的心情,曲目分別來自泰瑞布理登(Terry Britten)和葛瑞翰萊爾(Graham Lyle)之流的名家,幾乎都是感覺很正面的作品,尤其是專輯的同名標題歌曲,展現了強烈的企圖心,雖然七十七歲的他在歌聲方面出現了無可避免的老化現象,但基本上他的表現技巧畢竟還是相當純熟的,除了專輯的同名標題歌曲之外,我們甚至還可以聽到他意有所指的透過「Reborn」這樣的歌曲來表達他彷彿重生的喜悅,整體上的聽覺效果是相當充滿活力的。除了他本身的努力,我們還可以聽到他昔日的好友奧莉薇亞紐頓薔也前來跨刀,兩人再續前緣,合唱了一首「Everybody’s Someone」。這原本是女歌手黎安萊姆絲(LeAnn Rimes)多年以前跟偶像團體「西城男孩」(Westlife)的主唱布萊恩麥可費登(Brian McFadden)對唱的情歌,如今改由兩個都已經年過七旬的「長輩」重新唱出,別有一番滋味。不過,請不要奢望還能聽到他們當年合唱「Suddenly」的風采。

為這張專輯提供歌曲的創作者,有好幾位都是來自北歐的瑞典與挪威的名家,雖然一般大眾不熟悉他們的名字,但是許多分別屬於不同領域的巨星或團體都曾先後因為他們的作品而造成轟動,還有一位來自愛爾蘭的唐麥斯寇爾(Don Mescall)更在這兩年親自投入歌唱領域,儘管還沒有真正大紅大紫,實力卻已經獲得了肯定,他和來自瑞典的另外兩位歌曲作家共同譜寫的「There’s One」也在此獲得採用,很值得注意。在專輯的後段,我們還可以聽見克利夫理查請來在古典樂壇舉世聞名的皇家愛樂管弦樂團,把自己過去最為膾炙人口的「The Minute You’re Gone」、「Miss You Nights」、「Devil Woman」和「Some People」等經典重新詮釋一次,也許他的歌聲真的已經不比當年,但還是蠻有味道的,只是聽者必須要有包容的心理準備,到了七十七歲都還能唱的畢竟沒有幾人,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