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試聽

銀河網路電台 > 蔣爸試聽室 > SPOTLIGHT/John Owen-Jones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9-03-29

SPOTLIGHT/John Owen-Jones

比較挑剔的聽者,或許會開始注意到,約翰歐文瓊斯唱得其實真的不差,但似乎缺乏讓人印象深刻的個人特質.....

內容介紹

本週介紹專輯:
SPOTLIGHT/John Owen-Jones
喝采焦點名曲/約翰歐文瓊斯
推薦指數:★★★
發行公司:JOJ Music, 2019

2019年二月中旬,在英美兩國舞台界備受推崇與喜愛的演員歌手約翰歐文瓊斯(John Owen-Jones)推出他的第六張錄音室專輯,命名為「Spotlight」。細心一點的消費者或許會注意到,他先前的幾張專輯都是由小型獨立品牌發行的,這回卻甚至連小型品牌都沒有了,掛上了他自己名字縮寫而成的「JOJ Music」,也就是說,乾脆由他自己來發行。一個說起來也算是大牌、歌唱技巧也相當不錯的歌手,按照常理判斷,應該至少會有幾家在商業市場實力堅強的大型主力品牌爭相網羅才對的,為什麼他竟然落得如此寂寞,甚至有許多其他地區的音樂愛好者根本不知道唱片市場上可以找到他的專輯呢?這必定是有原因的。想要找出答案,我們還是得先來認識一下他這個人。

我們要知道,演員的「成名」,需要靠許多條件來配合,除了最基本的個人才華,有時候還得看他本身是否具有旺盛的企圖心。一個有野心的演員,會努力爭取演出的機會,大膽嘗試各種不同的戲路與角色,而且很懂得經營事業上的人際關係,讓自己保持高度的曝光率,不斷吸引各界的注意,成為眾人眼中的超級巨星。反過來說,假如一個演員因為某些緣故,長期演出同一個角色,就很可能無法經常有所突破而失去了話題性,因此也很難在國際上打開全面的知名度,而約翰歐文瓊斯就屬於後者。他被媒體推崇為「世界上最棒的男高音」、是自從「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s)英語版的首任男主角寇姆威爾金森(Colm Wilkinson)以來,把「尚萬強」的角色詮釋得最動人的男演員,也是「歌劇魅影」(Phantom of the Opera)問世以來,「任期」最久的男主角,先是從2001年起連續演了三年半、將近一千四百場,到了2010年底,又再度扛起「幽靈」的角色,等於他「入行」以來,幾乎大部分時間都在飾演「尚萬強」和「幽靈」這兩個超高難度的角色,但由於他並非這兩個角色的「創造者」,國際上知道他的人也就相對的比較少了。

約翰歐文瓊斯,1971年出生於威爾斯西南部的一個小城,1994年畢業於倫敦中央演說與戲劇學校,取得戲劇表演的學位,隨即開始參加音樂劇的演出,由於表現優秀,他在1998年以二十六歲的年紀獲得「悲慘世界」男主角的角色,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尚萬強」,但是詮釋的手法絲毫不讓寇姆威爾金森專美於前,感動了無數觀眾。結束「悲慘世界」首度的演出之後,他在2001年獲選為「歌劇魅影」新任男主角。2005年,他脫下「幽靈」的面具,重返「悲慘世界」,到2006年該劇在倫敦創下二十一週年紀錄之後,他又跟該劇百老匯演出團隊交換角色,轉往百老匯,繼續演出「尚萬強」,吸引了不少慕名而來的戲迷。2009年,「悲慘世界」製作單位展開「簡便版」的國際巡迴,他也應邀參加,前後將近一年,然後就是二十五週年紀念了,沒想到出現了沒有料想到的狀況,在倫敦O2體育館的演唱會中被艾飛鮑伊(Alfie Boe)取代,曾讓許多人為他叫屈。結束二十五週年紀念的系列演出後,他隨即又再度接下「幽靈」的角色,為已經露出疲態的「歌劇魅影」重新帶來活力。

在沒有演出「尚萬強」或「幽靈」的期間,約翰歐文瓊斯其實也參加過一些其他戲劇作品的表演,但他雖然表現令人稱道,卻幾乎沒有什麼野心,彷彿是個演戲的「公務員」一樣,很少刻意爭取更多的機會,也似乎從來沒有打算跨足電視、電影,連一般走紅於音樂劇舞台的明星們都慣於藉以跟更廣大的群眾接近的演唱會也沒有考慮過,總是安穩的演出著那兩個困難度極高的角色,難怪沒有打開更高的知名度,也沒有積極的在唱片事業開拓另一個舞台,連帶著未能吸引大型主力品牌前來爭奪他的唱片合約。他先是在2006年推出只有五首歌曲的迷你專輯「Hallelujah」,後來又在2009年發表個人同名專輯,而且都是由小型獨立品牌發行,前者甚至只能透過他的網站來購買。或許是因為「悲慘世界」二十五週年演唱會痛失舞台的事件帶來的刺激,加上他接著又重新接演「歌劇魅影」,他在2012年四月推出第三張個人專輯,而且命名為「Unmasked」,似乎終於或多或少的學會了利用舞台演出累積起來的知名度。問題是,儘管他的演唱品質讓人沒有話說,但由於前述的因素,他幾乎已經無法吸引唱片消費者的興趣、進而翻身了。「Unmasked」如此,2015年的「Rise」和2016年的「Bring Him Home」也都一樣。

當然,身為一個在英美舞台頗有名氣的演員,他還是希望能夠在有生之年留下一些印記,希望後來的人們可以記得曾經有過他這樣一個歌手,因此當先前的小型獨立品牌也表示不再有興趣的時候,他決定乾脆自己來,成立自己的品牌「JOJ Music」,作最簡約的發行,而在2019年二月中旬推出他的第六張專輯「Spotlight」。這個標題,其實了無新意,只是很清楚的告訴可能會有興趣的歌迷,專輯裡面錄製的,都是他在音樂劇舞台上最喜歡、也最擅長的曲目。為了達成最好的效果,他特地僱用了布拉格市立愛樂管弦樂團擔任伴奏,為他烘托出需要的質感。專輯開頭,他首先挑選當時正紅遍全球的電影「大娛樂家」(The Greatest Showman)插曲「From Now On」,雖然並非真正來自音樂劇,至少性質相近,而他的表現也確實不差。接著登場的,是音樂劇「美女與野獸」(Beauty & the Beast)的2017年電影版插曲「Evermore」,比較挑剔的聽者,或許會開始注意到,約翰歐文瓊斯唱得其實真的不差,但似乎缺乏讓人印象深刻的個人特質。

專輯繼續往下聽。大家非常熟悉的「You Raise Me Up」雖然也不是來自音樂劇舞台的歌曲,但仍然備受喜愛。同樣的,演唱者的表現不錯,可惜沒有能夠顯現出他的個人魅力。抒情唯美的音樂劇經典「Some Enchanted Evening」來自「南太平洋」(South Pacific),是一首向來很容易討好的曲子,當然難不倒他。「I Dreamed a Dream」出自他最熟悉的「悲慘世界」,雖然原本是女主角的歌,他唱來也還不錯。「Love Never Dies」是「歌劇魅影」續集的同名主題曲,雖然不是他最熟悉的本篇,同樣得心應手,只不過缺乏個人特色的情況仍然很明顯。陸續登場的,還是維持舞台、電影和流行經典交替出現的模式。「What Kind of Fool Am I」來自1960年代初期的音樂劇「停下這個世界,我要離開」(Stop the World, I Want to Get Off),「The Prayer」是動畫經典「魔劍奇兵」(Quest for Camelot)膾炙人口的插曲,他請來曾在舞台上多次合作過的女高音露西瓊斯(Lucy Jones)跨刀合唱,但效果平平。比較有趣的是「Through the Barricades」,由於約翰歐文瓊斯演過多年「悲慘世界」,很多人會直覺的以為是該劇插曲而覺得聽來怎麼不太對勁,原來那其實跟該劇無關,而是流行名團「史班島芭蕾」(Spandau Ballet)合唱團的1986年名曲。其他還有音樂劇「真善美」(The Sound of Music)的「Climb Every Mountain」、改編自電影「神鬼交鋒」(Catch Me If You Can)的同名音樂劇插曲「Goodbye」、還有「洛基恐怖秀」(Rocky Hour)的「I'm Going Home」,最後壓軸的,則是「歌劇魅影」的插曲「While Floating High Above」,不過你可別以為他弄錯了,因為「歌劇魅影」的題材太熱門了,有好幾種不同作者改編的版本,而他挑選的則是肯西爾(Ken Hill)在1976年推出的版本,當年也曾小有知名度呢。總而言之,這整張專輯聽下來,你不會覺得不好聽,但是不會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已經年近半百的約翰歐文瓊斯,會不會哪一天突然覺醒而做出更有特色的精彩演出呢?且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