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銀河網路電台 > 銀河新聞台 >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本木雅弘為戲學納棺儀式,專業到可改行當禮儀師!

Since2008

本木雅弘 往明星博物館

來訪次數:000記載年份:2008~2019專輯紀錄:000

新聞檔案:013照片蒐藏:040資料總量:013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本木雅弘為戲學納棺儀式,專業到可改行當禮儀師!

經典之作《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編劇取材不敢看大體?!本木雅弘為戲學納棺儀式 專業到可改行當禮儀師;瀧田洋二郎導演「粉紅色電影」出身,藉《送行者》擺脫外界的歧視眼光!《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4月4日 追思獻映。


日本首座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大銀幕經典重映 04/04(四)美麗告別

{if $smarty.get.sisn==44657}
{else}
{/if}


經典之作《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編劇取材不敢看大體?!
清明將近,再度令人想起《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這部經典之作。當初本片中以「禮儀師」這特殊的職業,所進行的納觀儀式令許多觀眾印象深刻,本作編劇小山薰堂也透露其實當初在取材時,他也不敢親眼一睹大體。小山薰堂表示:「對於納棺儀式,我因恐懼而不敢看大體,所以只能以優美的角度去寫這個過程。但看了電影後,發現導演真的將儀式的過程拍得相當美,本木雅弘的演技也十分精湛,似乎可以感受到本木曾拍過的茶飲廣告的那種氛圍,靜謐又令人嚮往。」據說這部作品的企畫源自於男主角本木雅弘之手,他在將邁入30歲之際和朋友到印度旅行,對生死觀有所頓悟,後來他讀了某本書後知道了「禮儀師」這個職業,他表示:「當時知道這個職業必須擦拭陌生的大體,為亡者穿上壽衣等一連串的納棺儀式,令我受到相當大的衝擊,這過程相當不可思議,讓我覺得好像能拍成電影。」本木雅弘也期望能透過這部電影,令人看見不為人知的世界,他還開玩笑地表示:「20年、30年後再度回顧這部作品時,瀧田導演可能也已經過世了吧……希望大家都能好好觀賞這部充滿特別回憶的作品。」感人雋永之作《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本週四4月4日追思獻映。

本木雅弘為戲學納棺儀式 專業到可改行當禮儀師
本木雅弘在劇中詮釋從大提琴手踏上禮儀師之路的主角「小林大悟」,他為了塑造角色還實際造訪納棺現場,他表示:「令人大開眼界,其中有名禮儀師說:『比起其他職業,這個工作更能獲得他人的感謝,令我感到相當滿足。』這段話讓我印象深刻。」對於劇中飾演前輩的山崎努,本木雅弘表示:「山崎前輩不太練習納棺儀式。不管怎麼練習,最終能引領他人的終歸於『心』,他讓我學會這一點。」山崎努則透露:「本木雅弘會完整的納棺儀式,連專家都說他若不當演員就能成為禮儀師。」

實際上納棺作業對於男性納棺師也相當吃力,但據說在日本也出現了愈來愈多的女性禮儀師。本木雅弘表示:「現在的殯葬業相當進步,納棺培訓現場有許多年輕人和女性禮儀師,他們身上都帶著化妝用具,就像新娘祕書一樣。現場氣氛真的很好,他們都覺得從事的是一份相當有價值的工作。納棺需要訣竅,聽說女性也有辦法移動180公分的大體。」

「粉紅色電影」出身的瀧田洋二郎導演 藉《送行者》擺脫外界的歧視眼光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中,有幕場景在當時也引起許多影評媒體的討論。劇中飾演本木雅弘妻子的廣末涼子,發現丈夫是「禮儀師」時,竟然對他說出「髒死了」這樣的字眼,感覺十分戲劇化。對此,編劇小山薰堂表示:「我對於『禮儀師』這個職業不會帶有歧視的眼光,所以我是以較委婉的方式構寫內容,但瀧田導演以更生動的方式敘述這個部分。某位電影評論家看過電影後也跟我分享了他的見解,讓我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他說拍攝粉紅色電影出身的瀧田導演,因為曾受過職業上的歧視才會這樣表現吧。『禮儀師』到電影後半段會成為受人敬重的職業,因此能令人感動。」

瀧田洋二郎導演則表示,原本不知道有「禮儀師」這個職業,透過相關協會的協助而有機會一睹納棺儀式,回憶起當時的狀況,導演說:「被在場遺屬們突然又哭又笑的多樣情感所震懾,當下想以靜寂的氛圍完成這部作品。這次很慶幸有如此優秀的演員們參演,再加上有久石讓老師相當優美的音樂,完成了一部超乎自己想像的電影。」

石文=石頭信 編劇巧思令人回味無窮
首度嘗試長篇電影劇本的編劇小山薰堂表示,在構寫《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時,安排了特別的巧思於故事中,而這就是為影迷所津津樂道的「石文」,又被稱為「石頭信」。小山薰堂表示:「在構寫故事時,我第一次用了『石文』……雖然現在手機很普及,都能輕鬆地聯絡身邊的人。起初我是在向田邦子的散文中知道『石文』的,意思是指選擇一顆石頭,將自己的心意傳達給對方。」片中有說明,「石文」是人類還沒發明文字時,會尋找類似於自己目前心情的石頭,然後送給對方。收到的人會從石頭的觸感跟重量,去解讀對方的心。

小山薰堂還透露自己也從女兒那收到了一顆石頭,他說:「我把那顆石頭小心翼翼地收到了保險箱中,打算在離開人世時,帶著那顆石頭一起走。女兒年紀還小,等她長大時想讓她看這部電影,我想這將是我要送給女兒的一封遠大的『遺書』。但這並不是我最後的編劇工作,今後如果有機會的話,仍想繼續為電影劇本執筆。」經典作品《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本週四4月4日在台溫情獻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