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經典

銀河網路電台 > 百老匯經典 > NOTRE DAME DE PARIS, 3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9-06-05

NOTRE DAME DE PARIS, 3

吉普賽人的大本營「奇蹟之殿」是一個荒涼破敗的地方,所有居民從事的都是最低賤的行業,男女雜居、加上他們飼養的禽獸,一起吃、一起睡、生活在一起,儼然是個乞丐王國.....

內容介紹

本週介紹劇名:鐘樓怪人法語版(Notre Dame de Paris)
首演年份:1998(巴黎)
作曲者:理查寇奇安提(Richard Cocciante)
作詞者:路克普萊蒙頓(Luc Plamondon)

PART 3

夜幕逐漸低垂,巴黎的城門關上了。黑夜帶來了徹底的解放,流浪街頭的吉普賽人們開始飲酒作樂、歌舞狂歡。遊唱詩人金葛身在其中,感受著那種種的激情。他眼看著那些人在酒意之中哭哭笑笑,臣服於自己所有的慾望。黑暗的夢想趁著夜晚盡情起飛、追求暢快的滿足,直到大家都找到自己所追尋的美夢。而在眾人做著夢想的時候,金葛眼中卻只有美麗的愛絲梅拉達,她彷彿有如一個天使,綻放著迷人的笑容,只是,這個女郎卻無比神秘,當金葛想要接近她的時候,她卻消失了。金葛焦急的在街頭到處尋覓,捨不得讓這樣一個天使溜走。跟大家一樣,他也覺得黑夜打開了他的眼睛。(歌曲:Les Portes de Paris/The Doors of Paris)

想要找尋愛絲梅拉達的,並不是只有金葛一個。奉了「恩人」的命令,夸西莫多也趁著黑暗跑出來,打算伺機將這個吉普賽女郎抓起來。眼看愛絲梅拉達擺脫其他遊民的糾纏跑開的時候,他趕緊展開行動。只可惜,「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根本沒有發現費比司帶著手下,正在注意著街上的一舉一動。看見他出手抓人,費比司立刻上前執行「勤務」,命令手下將夸西莫多逮捕。他說,「把這個聖母院的駝子捉起來,讓這個怪物知道他死定了。我是親衛隊的隊長,我必須維護街道的安全,為所有的市民,還有像你這麼美麗的女郎。」他對愛絲梅拉達說,「請允許我護送你出城,回到你的家去,現在時候已經很晚了,就算一個吉普賽女孩也不該在外流連。」只是,愛絲梅拉達卻似乎不領情,斷然表示說,「請你弄清楚,我愛絲梅拉達可不是隨便跟人走的,更不會喜歡軍人!」當然,費比司可不會就這樣放棄,隨即提出約會的要求:「明天晚上,請到『愛之谷』酒店來,我在那裡等你。」原來,他已經看出,愛絲梅拉達只不過是「欲迎還拒」的故作矜持。(歌曲:Tentative d'enlèvement/Kidnap Attempt)

場景轉往吉普賽人的大本營,「奇蹟之殿」。那是一個荒涼破敗的地方,所有居民從事的都是最低賤的行業,男女雜居、加上他們飼養的禽獸,一起吃、一起睡、生活在一起,儼然是個乞丐王國。他們的領袖克羅賓,雖然衣著襤褸,卻有著無比的威權。在克羅賓的坐鎮之下,那些男盜女娼的吉普賽人們正在自得其樂。他帶領著大家唱歌跳舞:「我們有如永遠的手足,共享著生命中的苦與樂,對於這些被世界放逐的人們來說,世間沒有天堂與地獄。我們躲藏在這秘密的地方,過著自己的生活,享用著永遠跟血一樣鮮紅的美酒,不管是盜賊還是娼妓,都會帶頭舞蹈,就算平常是瞎子的也會看見,瘸子也會開始跳舞,我們生來就注定早晚會被絞死,所以我們不放棄任何歡樂的機會。」在歌舞中,金葛尾隨著愛絲梅拉達,也來到了奇蹟之殿。這個地方,向來是外人的禁地,而金葛並非他們的人,因此立即被克羅賓下令抓了起來,準備動用私行,將他絞死,以免洩漏了他們的秘密,而在克羅賓看來,法國所有的詩人,都應該被懸掛在吊人索上。不過,他願意給金葛一個機會。依據他們族人的規定,除非族中有女人願意跟他結婚、讓他成為大家族的一員,否則誰也救不了他。他問愛絲梅拉達,「你願意救這個人一命嗎?如果你不嫁給他,他就沒命了。」(歌曲:La Cour des miracles/The Court of Miracles)

善良的愛絲梅拉達,毫不猶豫的答應救金葛一命。但是,她也同時表示,「雖然我挽救了你的腦袋,我可不會跟你上床!」接著,她問金葛:「你至少該告訴我,我究竟是嫁給了誰吧?」金葛感激的說,「我是金葛,一個詩人,請自在一點,我是巴黎街道的王子,難道你不知道嗎?」愛絲梅拉達說,「巴黎街道的王子?少臭美了。」金葛說,「雖然我不是大眾情人,但如果你願意,你可以成為我創作靈感的女神。」沒有受過教育的愛絲梅拉達說,「你這個有學問的人,我知道你可以給我一些指示,請問你,『費比司』這個名字代表什麼含意?」金葛反問,「世上有那個人敢於使用這樣一個美好的名字?誰有如此的榮幸?」愛絲梅拉達表示,「那是讓我心動的那個人。」金葛想了想,回答說,「假如我沒有記錯的話,在拉丁文裡面,這個字代表太陽。」(歌曲:Le Mot Phœbus/The Word Phoebus)

知道了「費比司」這個名字的含意之後,愛絲梅拉達在心中對自己說,「怪不得他有如太陽一般耀眼,他生來就有如王者,我的愛情已經被喚醒,強烈得讓我難以承受。我在他的掌紋中看到,這個男人是我的真命天子!」當然,愛著費比司的,還有他的未婚妻小百合。就在這個同時,小百合也在心中歌頌著親愛的未婚夫:「他就像太陽一般耀眼,而且比誰都強壯。當我被擁抱在他軍人的懷抱裡,我想要逃跑,可是無力抗拒,跟他在一起,我感覺無比美妙,我的心深深明白,這個男人就是我的真命天子。」這兩個美麗的女人都夢想著成為費比司唯一的妻子,只是他會如何抉擇呢?(歌曲:Beau comme le soleil/Shining Like the Sun)

現在,讓我們再來看看費比司。雖然在迪士尼卡通版本的「鐘樓怪人」裡面,他被描繪為一個正直而又純情的人,事實上卻完全不是如此。他不但已經有了出身富家、貌美如花的未婚妻小百合,而且還生性好色,經常背著小百合在外面勾搭別的女人。他總是無比深情的對他看上的女人表示,自己「從來沒有這樣愛過另外一個人」,儘管這並非事實,但是他滿口的花言巧語,卻能夠讓那些被讚美的女人信以為真。等到女人追到手、玩過之後,他卻會為了自己背叛了小百合而感到罪惡,直到下一回看到新的獵豔對象,又故態復萌。如今,美麗的愛絲梅拉達再度讓他蠢蠢欲動,而在他心底,他也知道這是不對的,可是他又完全無法克制自己的劣根性。徘徊在這兩個他所愛的女人之間,讓他感覺有如被撕裂一般的痛苦,但是話雖如此,他還是展開了對愛絲梅拉達的愛情攻勢。(歌曲:Déchiré/Torn Apart)

場景再回到街頭。福若洛發現夸西莫多沒有達成任務、返回聖母院,出來打探消息,看到了金葛和正在跳舞討賞的愛絲梅拉達。他問金葛,「那個在聖母院的前面放肆的跳著邪惡舞蹈的女郎是誰?」金葛回答說,「那是我的妻子,他們族人的領袖把她給了我。」福若洛憤怒的問,「你這個惡魔的子民,你碰過她了嗎?」金葛回答,「她根本不讓我靠近呢。」福若洛說,「不許你碰她,你聽到沒有?」接著,金葛指著牆上刻著的一個希臘文「無政府」的大字「Anarchy」反問福若洛,「神父,您知道牆上這個字是什麼意思嗎?」福若洛回答,「那個字在希臘文裡面是『命運』的意思,你為什麼問我這個事情?」就在這時,他們看見了被親衛隊的士兵綑綁在一個巨大輪子上凌虐的夸西莫多。福若洛走上前去,彷彿義正辭嚴的責備夸西莫多:「你這個駝背的瘸子,你是罪有應得,不好好敲鐘,卻自取其辱。上帝啊,我們為這個犯罪的孩子祈禱,請憐憫他,接受他吧!」聽到派遣自己「出任務」、使得自己惹上麻煩的「恩人」翻臉不認人,夸西莫多無比感傷,他幾乎已經無法承受這個世界給他的沈重負荷了,只是,他也無法改變什麼,只能哀求著身邊看熱鬧的人們,有沒有誰肯可憐他,給他一點水喝呢?(歌曲:À boire !/Water, Please)

夸西莫多的聲聲哀求,沒有人給予理會,只有善良的愛絲梅拉達鼓起勇氣,走上刑台去撫慰他,拿水給他喝。從來不識愛情滋味的夸西莫多,感動得生平頭一次流淚。他甚至不惜在心底向魔王懇求,但願能夠得到這個善良女郎的芳心。他淒涼的唱著,「美女,是我所知道唯一配得上她的字句,看到她的身影,我情願把自己賣給惡魔。我每天夜裡都幻想著她赤裸的舞動而無法成眠,跟聖母祈禱,一點用都沒有,要是誰敢佔有她,我會把他吊起來,笑著看那個人孤獨的死去,啊,惡魔呀,請讓我背棄上帝的旨意,只要能夠用手指輕輕撫弄她的秀髮。」夸西莫多沒有料想到的是,身為神職人員的福若洛,也同樣無法抵抗自己對愛絲梅拉達的迷戀,就好像面對了禁果的夏娃,儘管他明知那是不被容許的、儘管他明明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後果,他還是抗拒不了那致命的誘惑,甚至也情願背叛上帝,投入惡魔的門下。至於已經有了未婚妻的費比司呢,又何嘗不是也偷偷的愛慕著美麗的愛絲梅拉達,就算要他背叛小百合、把靈魂出賣給惡魔,他也希望能夠擁有這個美女。就這樣,三個身份與個性完全不同的男人,唱出了全劇最為膾炙人口的「Belle」。(歌曲:Belle/Belle is the Only Word)(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