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經典

銀河網路電台 > 百老匯經典 > NOTRE DAME DE PARIS, 5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9-06-19

NOTRE DAME DE PARIS, 5

在過去,當他的世界還很單純的時候,他總是把敲鐘當作是自己對聖母的歌頌。自從他見到愛絲梅拉達之後,人們開始注意到,他的鐘聲不再充滿昔日那種單純的熱情了.....

內容介紹

本週介紹劇名:鐘樓怪人法語版(Notre Dame de Paris)
首演年份:1998(巴黎)
作曲者:理查寇奇安提(Richard Cocciante)
作詞者:路克普萊蒙頓(Luc Plamondon)

PART 5

在福若洛與金葛交談之餘,兩人也注意到一個情形,那就是:聖母院的鐘聲已經連續三天沒有響起了。他們都很清楚為什麼,因為夸西莫多也在為一份不可能的愛情而悲傷。在聖母院的鐘樓裡,夸西莫多無比的感嘆。在過去,當他的世界還很單純的時候,他總是用他滿腔的熱情來敲響聖母院的鐘聲、散播出來自神殿的永恆之美,不論敲鐘的原因是祈禱、是慶典、是有人結婚、有人出生、還是有人過世,他都把敲鐘當作是自己對聖母的歌頌。自從他見到愛絲梅拉達之後,人們開始注意到,他的鐘聲不再充滿昔日那種單純的熱情了。大家只以為,他是因為受到了鞭刑、所以心情沮喪,誰也沒有想到,其實他腦海裡全部都是愛絲梅拉達的倩影。現在,他再度賣力的敲鐘,可是如今他已經不再是為了對聖母的虔敬而敲,他是利用鐘聲來抒發心底對愛絲梅拉達無比的愛慕。(歌曲:Les Cloches/The Bells)

聽過了夸西莫多的鐘聲,福若洛突然開口問金葛,「你的妻子到哪裡去了?我沒有看到她在這裡跳舞,巴黎狹小的街道沒有了她,還真的不太對勁呢。」金葛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愛絲梅拉達究竟在哪裡,或許她正躲在某一個石頭堆砌起來的高塔中,遠離那些畏懼她魔力的人吧?福若洛充滿防衛性的說,「你可不要信口開河,你今天見過她嗎?」而在這個同時,克羅賓也在到處找尋自己當作女兒一般疼惜的愛絲梅拉達。沒有了愛絲梅拉達,他感覺好像自己所統治的王國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光輝。(歌曲:Oùest-elle/Where Is She)

事實上,這個時候的愛絲梅拉達,正被關在牢籠裡,傷感而又恐懼。先前,在福若洛因妒生恨、出手刺殺費比司之後,愛絲梅拉達也因為驚嚇過度而暈了過去,等到她甦醒過來,福若洛就嫁禍給愛絲梅拉達,一口咬定是她殺死了費比司隊長,並且把這個可憐的吉普賽女郎關入牢籠中,要脅她以身相許,但是愛絲梅拉達寧死不從。如今,她悲傷的嘆息著,她不願意背負著「謀殺」費比司的罪名而枉死,但是有誰可以來替她洗刷冤屈呢?她開始悲嘆自己的遭遇。被關入籠中的鳥兒,能不能再度展翅高飛?被上帝遺棄的孩子,能不能學會去付出愛呢?她想起了已經跟她成為朋友的夸西莫多。事實上,這個天天在聖母院負責敲鐘的怪人,幾乎可以說是她在這個世間唯一的朋友。如今,只要天一亮,她就要被送上絞刑台了,夸西莫多,你在哪裡呢?而在這個同時,正在思念著她的夸西莫多也在嘆息著,不曉得愛絲梅拉達是不是還活著?是否已經跟著英俊的費比司隊長遠走高飛、情願不計名分的追尋愛情?他只希望愛絲梅拉達要小心,看到心懷不軌的福若洛出現的時候,千萬改快逃走。而不論如何,他們都知道,兩人之間的友情,將會是永恆的。(歌曲:Les oiseauxqu'on met en cage/The Birds They Put in Cages)

愛絲梅拉達遭到冤獄的事情,很快的被吉普賽群眾們發現了。克羅賓率眾前往聖母院廣場前面抗議,卻遭到了軍隊的驅離,他們心中更是憤怒。他們有如被上帝遺棄的子民,有如一群到處漂泊的靈魂,連夢想的權利都沒有。同樣每天祈禱,憑什麼不讓他們安居樂業呢?飽受壓抑的流浪之民充斥在大街小巷,為什麼我們不能創造一個人人都能找到歸屬的世界呢?難道我們就無法擁有一個人人都可以免除恐懼、人與人和睦相處的世界嗎?吉普賽人總是背負著莫須有的罪名、到處受人詛咒,永世無法抬頭,只能在黑夜裡忍受著無情的煎熬,無語問蒼天,這是他們無法接受的,只是,敵不過武裝軍警的他們,又能夠如何呢?(歌曲:Condamnés/Cast Away)

喪心病狂的福若洛,再度來到監獄,要求愛絲梅拉達以身相許。他說,「法庭已經因為你刺傷了一個軍人的事實,而將你起訴。」愛絲梅拉達發現了語病,她表示,「如果他只是被刺傷,那麼他應該還活著,請讓我跟他見一面。」福若洛趕忙宣稱,「你用邪惡的巫術誘惑了他,而且想要將他刺死,這是顯而易見的。」愛絲梅拉達發誓說,自己絕對不是兇手。福若洛說,「可是當時只有你跟他一起在床上。」愛絲梅拉達爭辯說,「還有一個到處跟蹤著我的邪惡傳教士,他也在場,難道你不知道嗎?而且,我覺得那人看起來跟你很相像。」福若洛發現苗頭不對,趕忙堅持愛絲梅拉達滿腦子都是瘋狂的幻想,是個下賤的吉普賽人,同時命令獄卒開始用刑,逼迫她認罪,更宣布她犯下了使用妖術、賣淫、以及刺殺費比司隊長等嚴重的罪名,將要遭到絞刑的處決。(歌曲:Le Procès/The Trial)

福若洛率領手下離開後,愛絲梅拉達陷入一片愁雲慘霧之中,戚苦的想起了費比司,但願上天能夠幫忙告訴費比司,自己依然愛著他,更希望費比司可以出面,說出實情,讓她重新獲得自由。她想告訴費比司,當他們進入那個房間、把門關上的時候,自己已經把隨身攜帶的刀子放在地上,而她看見那個身穿黑衣的人不曉得從哪裡冒出來,接著就發現自己的刀子成了凶器。她對天祈禱,但願自己仍然擁有費比司的愛,她夜夜都夢見費比司,只求心上人能夠快快出現,帶她逃離這一切。(歌曲:Phœbus/Phoebus)

終於確定自己無法得到愛絲梅拉達的福若洛,同樣感慨萬千。身為神職人員,他卻無法抵抗自己對這個女人的迷戀,就好像面對了禁果的夏娃,儘管他明知那是不被容許的、儘管他明明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後果,他還是抗拒不了那致命的誘惑。遇見愛絲梅拉達之前,他是個快樂的人,生活無比單純,除了宗教之外,唯一能夠讓他心醉的,就只有科學。任憑世間有再大的風浪,他也依然堅定不搖。只是,如今他卻有如一座沈睡的老火山,突然之間被喚醒了。身為神父,卻貪戀著紅塵的美色,那是何等難堪的瘋狂啊!(歌曲:Êtreprêtre et aimer une femme/A Priest Who Loves a Woman)(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