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爸经典

银河网路电台 > 百老汇经典 > NOTRE DAME DE PARIS, 5

icd

音乐博物馆

网路电台

主持:蒋国男2019-06-19

NOTRE DAME DE PARIS, 5

在过去,当他的世界还很单纯的时候,他总是把敲钟当作是自己对圣母的歌颂。自从他见到爱丝梅拉达之後,人们开始注意到,他的钟声不再充满昔日那种单纯的热情了.....

内容介绍

本周介绍剧名:钟楼怪人法语版(Notre Dame de Paris)
首演年份:1998(巴黎)
作曲者:理查寇奇安提(Richard Cocciante)
作词者:路克普莱蒙顿(Luc Plamondon)

PART 5

在福若洛与金葛交谈之馀,两人也注意到一个情形,那就是:圣母院的钟声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响起了。他们都很清楚为什麽,因为夸西莫多也在为一份不可能的爱情而悲伤。在圣母院的钟楼里,夸西莫多无比的感叹。在过去,当他的世界还很单纯的时候,他总是用他满腔的热情来敲响圣母院的钟声丶散播出来自神殿的永恒之美,不论敲钟的原因是祈祷丶是庆典丶是有人结婚丶有人出生丶还是有人过世,他都把敲钟当作是自己对圣母的歌颂。自从他见到爱丝梅拉达之後,人们开始注意到,他的钟声不再充满昔日那种单纯的热情了。大家只以为,他是因为受到了鞭刑丶所以心情沮丧,谁也没有想到,其实他脑海里全部都是爱丝梅拉达的倩影。现在,他再度卖力的敲钟,可是如今他已经不再是为了对圣母的虔敬而敲,他是利用钟声来抒发心底对爱丝梅拉达无比的爱慕。(歌曲:Les Cloches/The Bells)

听过了夸西莫多的钟声,福若洛突然开口问金葛,「你的妻子到哪里去了?我没有看到她在这里跳舞,巴黎狭小的街道没有了她,还真的不太对劲呢。」金葛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爱丝梅拉达究竟在哪里,或许她正躲在某一个石头堆砌起来的高塔中,远离那些畏惧她魔力的人吧?福若洛充满防卫性的说,「你可不要信口开河,你今天见过她吗?」而在这个同时,克罗宾也在到处找寻自己当作女儿一般疼惜的爱丝梅拉达。没有了爱丝梅拉达,他感觉好像自己所统治的王国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光辉。(歌曲:Oùest-elle/Where Is She)

事实上,这个时候的爱丝梅拉达,正被关在牢笼里,伤感而又恐惧。先前,在福若洛因妒生恨丶出手刺杀费比司之後,爱丝梅拉达也因为惊吓过度而晕了过去,等到她苏醒过来,福若洛就嫁祸给爱丝梅拉达,一口咬定是她杀死了费比司队长,并且把这个可怜的吉普赛女郎关入牢笼中,要胁她以身相许,但是爱丝梅拉达宁死不从。如今,她悲伤的叹息着,她不愿意背负着「谋杀」费比司的罪名而枉死,但是有谁可以来替她洗刷冤屈呢?她开始悲叹自己的遭遇。被关入笼中的鸟儿,能不能再度展翅高飞?被上帝遗弃的孩子,能不能学会去付出爱呢?她想起了已经跟她成为朋友的夸西莫多。事实上,这个天天在圣母院负责敲钟的怪人,几乎可以说是她在这个世间唯一的朋友。如今,只要天一亮,她就要被送上绞刑台了,夸西莫多,你在哪里呢?而在这个同时,正在思念着她的夸西莫多也在叹息着,不晓得爱丝梅拉达是不是还活着?是否已经跟着英俊的费比司队长远走高飞丶情愿不计名分的追寻爱情?他只希望爱丝梅拉达要小心,看到心怀不轨的福若洛出现的时候,千万改快逃走。而不论如何,他们都知道,两人之间的友情,将会是永恒的。(歌曲:Les oiseauxqu'on met en cage/The Birds They Put in Cages)

爱丝梅拉达遭到冤狱的事情,很快的被吉普赛群众们发现了。克罗宾率众前往圣母院广场前面抗议,却遭到了军队的驱离,他们心中更是愤怒。他们有如被上帝遗弃的子民,有如一群到处漂泊的灵魂,连梦想的权利都没有。同样每天祈祷,凭什麽不让他们安居乐业呢?饱受压抑的流浪之民充斥在大街小巷,为什麽我们不能创造一个人人都能找到归属的世界呢?难道我们就无法拥有一个人人都可以免除恐惧丶人与人和睦相处的世界吗?吉普赛人总是背负着莫须有的罪名丶到处受人诅咒,永世无法抬头,只能在黑夜里忍受着无情的煎熬,无语问苍天,这是他们无法接受的,只是,敌不过武装军警的他们,又能够如何呢?(歌曲:Condamnés/Cast Away)

丧心病狂的福若洛,再度来到监狱,要求爱丝梅拉达以身相许。他说,「法庭已经因为你刺伤了一个军人的事实,而将你起诉。」爱丝梅拉达发现了语病,她表示,「如果他只是被刺伤,那麽他应该还活着,请让我跟他见一面。」福若洛赶忙宣称,「你用邪恶的巫术诱惑了他,而且想要将他刺死,这是显而易见的。」爱丝梅拉达发誓说,自己绝对不是凶手。福若洛说,「可是当时只有你跟他一起在床上。」爱丝梅拉达争辩说,「还有一个到处跟踪着我的邪恶传教士,他也在场,难道你不知道吗?而且,我觉得那人看起来跟你很相像。」福若洛发现苗头不对,赶忙坚持爱丝梅拉达满脑子都是疯狂的幻想,是个下贱的吉普赛人,同时命令狱卒开始用刑,逼迫她认罪,更宣布她犯下了使用妖术丶卖淫丶以及刺杀费比司队长等严重的罪名,将要遭到绞刑的处决。(歌曲:Le Procès/The Trial)

福若洛率领手下离开後,爱丝梅拉达陷入一片愁云惨雾之中,戚苦的想起了费比司,但愿上天能够帮忙告诉费比司,自己依然爱着他,更希望费比司可以出面,说出实情,让她重新获得自由。她想告诉费比司,当他们进入那个房间丶把门关上的时候,自己已经把随身携带的刀子放在地上,而她看见那个身穿黑衣的人不晓得从哪里冒出来,接着就发现自己的刀子成了凶器。她对天祈祷,但愿自己仍然拥有费比司的爱,她夜夜都梦见费比司,只求心上人能够快快出现,带她逃离这一切。(歌曲:Phœbus/Phoebus)

终於确定自己无法得到爱丝梅拉达的福若洛,同样感慨万千。身为神职人员,他却无法抵抗自己对这个女人的迷恋,就好像面对了禁果的夏娃,尽管他明知那是不被容许的丶尽管他明明知道会有什麽样的後果,他还是抗拒不了那致命的诱惑。遇见爱丝梅拉达之前,他是个快乐的人,生活无比单纯,除了宗教之外,唯一能够让他心醉的,就只有科学。任凭世间有再大的风浪,他也依然坚定不摇。只是,如今他却有如一座沈睡的老火山,突然之间被唤醒了。身为神父,却贪恋着红尘的美色,那是何等难堪的疯狂啊!(歌曲:Êtreprêtre et aimer une femme/A Priest Who Loves a Woman)(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