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經典

銀河網路電台 > 百老匯經典 > NOTRE DAME DE PARIS, 6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9-06-26

NOTRE DAME DE PARIS, 6

上帝究竟站在誰的那一邊?是那些用金銀財富購買聖體的人?還是不分日夜、只對他虔誠祈禱的人呢?我們所敬愛的耶穌,是否只賜福給帶來黃金和沒藥的那三個國王,卻把站在門口的牧羊人給遺棄了呢.....

內容介紹

本週介紹劇名:鐘樓怪人法語版(Notre Dame de Paris)
首演年份:1998(巴黎)
作曲者:理查寇奇安提(Richard Cocciante)
作詞者:路克普萊蒙頓(Luc Plamondon)

PART 6

福若洛以殺死費比司的罪名將愛絲梅拉達拘禁求刑,但是在要求一親芳澤的時候說溜了嘴,說成愛絲梅拉達刺傷了費比司。確實,福若洛並沒有刺中費比司的要害,因此費比司並沒有死亡,而負傷逃離了現場,只是愛絲梅拉達當時嚇暈了,所以中了福若洛的圈套。當然,紙是包不住火的,費比司的未婚妻「小百合」很快的就知道他背叛自己的事。儘管憤怒,卻也不能不接受未婚夫花心的事實,她只是怨恨,為什麼會冒出愛絲梅拉達這個「邪惡」的吉普賽女人。她對費比司提出了最後通牒:「看你騎著馬英挺的風采,沒有任何男人可以跟你相比,或許你根本就不在乎我,只想在外頭找尋快樂,你這個人究竟有沒有心呢?我對你一片癡心,我不要你受到任何傷害,我們可以從頭再來,你仍然可以擁有我的心,只要你發誓,你會吊死愛絲梅拉達。我已經不是個小女孩,別以為我跟外表看起來一樣純潔,我也可以無比的狂野,我不再相信你的甜言蜜語,你的承諾也向來薄弱,如今我不再柔弱,我要讓你看見我剽悍的一面,如果你還有這個膽子,儘管放馬過來。我唯一要求的,就是你得發誓,你會處死愛絲梅拉達!」(歌曲:La Monture/The Ride)

費比司是個何等聰明的人,他很清楚福若洛這個自己的頂頭上司對愛絲梅拉達是這樣的癡狂,自己根本沒有機會,還不如乖乖的認錯,好好把握身家富裕的小百合。於是,他低聲下氣的求饒,說是那個吉普賽女郎的妖術,讓他一時迷失了自己,甚至找不到回家的路,如今他已經洗心革面,情願下跪,接受一切的責罰,只求小百合能夠再接納他,因為他天生就該留在小百合身邊。那個吉普賽女人必定會罪有應得,被送上絞刑台。他很高興,自己終於找到了回家的路,從今以後,他會死心塌地的只愛小百合一個。(歌曲:Je reviensverstoi/To Get Back to You)

在這個同時,福若洛仍然沒有死心。趁著監牢沒有旁人,他再度披上斗蓬,悄悄來到愛絲梅拉達面前,提出最後一次的要求。他說,「我是你的神父,我來替你準備面對死亡」。愛絲梅拉達說,「我又冷又虛弱,你難道不能放我走嗎?我根本沒有傷害過任何人呀!」福若洛說,「五點的鐘聲已經響起,黎明馬上就要到來,沒有多久,他們就會來打開牢籠,不要多久,你就會離開人世。」愛絲梅拉達說,「那麼,沒有多久,我就會找到幸福了。」福若洛問,「當你被綑綁的時候,你還能歌唱嗎?在絞刑台上,你還能跳舞嗎?」愛絲梅拉達反問,「我究竟是哪裡得罪了你,讓你這樣的恨我?」福若洛回答,「我並不恨你,那是因為我愛你!」愛絲梅拉達無奈極了,她說,「我究竟作了什麼,讓你這個聖母院的傳教士竟然愛上了我?」福若洛坦承,「在那個晴朗的早晨,你在廣場上跳著舞,讓我深深的著迷,我的世界也就此崩潰,如今我的心已經戰勝了我的理智,當我面對鏡子的時候,我看見的是撒旦。」事到如今,愛絲梅拉達只能祈求上天的垂憐,接受自己的命運,但是她也詛咒著福若洛,但願他得到報應。福若洛最後一次嘗試,他說,「只要讓我跟你共度一個小時,我隨你差遣,你最好趁著天亮之前,做出你的抉擇,生死就在你一念之間了。」愛絲梅拉達冷冷的說,「你去死吧!」(歌曲:Un matintudansais/One Bright Morning You Danced)

愛絲梅拉達遭到冤屈的事情,夸西莫多也知道了。他悄悄的通知克羅賓,請他趁著天還沒有亮,率領族人們前來營救,同時打開監獄所有的牢籠,裡應外合的釋放了所有的囚犯。他們興奮的對上天祈禱,慶幸重獲自由。愛絲梅拉達投入義父克羅賓的懷抱,感慨萬千,而她名義上的丈夫金葛,也率領眾人唱出了自由的心聲。(歌曲:Libérés/Free)

儘管幫助愛絲梅拉達獲得了自由,但是夸西莫多也很清楚,軍警的力量是吉普賽群眾絕對無法抵擋的,為了避免讓愛絲梅拉達再度遭到逮捕,聖母院的鐘樓,仍然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他帶著愛絲梅拉達,再度躲進鐘樓裡。在疲倦之中,愛絲梅拉達很快的睡著了。暗夜裡、月光下,唯一能夠聽見夸西莫多心聲、瞭解他的人,只有遊唱詩人金葛。他忍不住對著明月,祈求上天憐惜癡情的夸西莫多。「月亮啊,當你照亮巴黎夜空的同時,請看看這個人是如何的為愛所苦。遠方明亮的星星啊,當白日再度降臨的時候,請你在高高的上空聽聽這個世界的哭泣。請聽聽那個人的痛苦,對他來說,夜空中所有的繁星,都比不上他所愛的那對明眸,他所祈求的,只不過是一份很平常的愛。月亮啊,請不要急著消失,請聽聽一個有如野獸一般的人心中的哭泣,請聽聽夸西莫多的哭泣,他哭泣,是因為他已經無法承受,他的聲音早已飄越高山,我知道你一定可以聽到。月亮啊,在你為詩人們放射光芒的同時,請看看這個人是如何的受苦,只為了一份愛!」(歌曲:Lune/Moon)

暫時撿回一條命的愛絲梅拉達,心中並沒有太多的喜悅,因為她念念不忘的,還是費比司。夸西莫多給了她一只小哨子,告訴她說,只要有任何需求,隨時都可以吹哨子來通知他,只要她留在聖母院,應該可以很安全,白天她必須乖乖的躲起來,到了夜晚就可以出來走動一下,但是千萬不要離開聖母院。感謝過了夸西莫多的救命之情後,愛絲梅拉達提出了一個請求:是否可以請夸西莫多設法替她跑一趟,帶費比司前來跟她相見呢?儘管夸西莫多有著自知之明,不敢妄想會得到伊人的垂青,但是他怎樣也沒想到,愛絲梅拉達竟然會這樣開門見山的懇求自己的「成全」。他悲憤極了,不禁懷疑起上帝來:「天哪,你真是太不公平了,讓我長得如此醜陋,而費比司卻是這般的俊秀,我用我全部的生命來愛她,可是她卻永遠不可能屬於我。費比司什麼也沒有給她,就擁有了她的心、她的靈,讓她以為那個人會給她帶來幸福。她愛的是費比司的儀表,卻看不見那個人的真面目。請告訴我,上帝究竟站在誰的那一邊?是那些用金銀財富購買聖體的人?還是我們這些不分日夜、只對他虔誠祈禱的人呢?我們所敬愛的耶穌,是否只賜福給帶來黃金和沒藥的那三個國王,卻把站在門口的牧羊人給遺棄了呢?上帝,你對我們不公平,讓我長得如此醜陋,她卻這般美麗。我將用我全部的生命來愛她,可是她卻永遠不可能屬於我。」(歌曲:Dieu que le monde estinjuste/God, You Made the World All Wrong)

儘管夸西莫多如此的癡情,愛絲梅拉達心心念念的,仍然只有費比司。千千萬萬顆繁星,把夜空妝點得這般美麗,這不是一個適合死亡的夜晚,她忍不住要在夜空下歌舞,她有一份真愛要付出,所以她希望能夠得到繼續生存的機會,為她所愛的那個人活下去。她要奉獻出比別人更無私的愛,只求付出,不求任何回報。她但願能夠自由自在的看到明天,說她想說的話、做她想做的事。儘管現實把他們無情的拆散,在她心中,他們卻依然在一起,她希望全世界都能聽到她的呼聲,即使她非死不可,她也相信愛情不會死去,愛,將改變世界。她將愛到最後一刻,而她深信,就算她死了,她的愛情仍然將常留人間!(歌曲:Vivre/Live for the One I Love)(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