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試聽

銀河網路電台 > 蔣爸試聽室 > CAUGHT UP IN THE COUNTRY/Rodney Atkins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9-07-19

CAUGHT UP IN THE COUNTRY/Rodney Atkins

花了將近兩年的時間錄製的這張專輯,由洛德尼艾特金斯親自跟另外兩位鄉村唱片界的好手連袂負責製作,三人並且分別參與了部分曲目的創作.....

內容介紹

本週介紹專輯:
CAUGHT UP IN THE COUNTRY/Rodney Atkins
貪戀鄉村/洛德尼艾特金斯
推薦指數:★★★★
發行公司:Curb, 2019

唱片市場的風水,總是輪流轉的,曾經紅極一時的巨星,不見得都能持續停留在巔峰。我們看過太多案例,都證實了這樣的理論,沒有誰可以永遠都是群眾的最愛,因為,除了許多新的藝人會不斷的出現,消費族群也會不斷更新,而每一代的歌迷都會有他們自己崇拜與喜愛的偶像。但是,話雖如此,某些曾經萬千寵愛在一身的歌手,或許風光不再,他們的實力卻仍然是不容否定的。2019年五月中旬,曾經在前幾年擄獲無數歌迷的鄉村創作歌手洛德尼艾特金斯(Rodney Atkins)推出他的最新專輯,「Caught Up in the Country」,儘管只拿到鄉村專輯排行第二十八名,成績不是很好看,但是他所呈現的質感,卻仍然是值得肯定的。當然,對於聽鄉村歌曲的資歷不是很久的新生代消費者來說,這個名字或許難免會顯得相當陌生,所以我們還是得先來幫大家複習一下。

發行這張專輯的時候已經五十歲的洛德尼艾特金斯,來自田納西的諾克士維,身世幾乎有如八點檔的肥皂劇。原來,他的親生母親在十九歲那年頭一次跟男生約會,就遭到強暴而懷了他,可是又不敢告訴父母,只好拼命掩飾懷孕的身形,最後偷偷到教會在另外一個城市設立的慈善機構把他生下,並且送給別人領養。第一對領養他的夫妻,在他感染了嚴重的呼吸道疾病之後,把他退還給未婚媽媽之家。後來收養他的養父母在自己的孩子不幸夭折的一年之後前往未婚媽媽之家,原本已經選上了他,臨時又因為養母剛剛接受過一次手術而決定放棄。另外一對夫妻領養了他,但後來因為發現他有嬰兒腹部絞痛的情況,又把他退了回去,還好他跟養父母似乎真的有緣,養母在手術康復之後再度前去認養孩子,終於把他帶回家,讓他享有了幸福的家庭生活。他一直到2008年才第一次見到自己的生母,不過始終沒有讓外界知道生母的身分。

洛德尼艾特金斯健康的長大,也開始展現音樂方面的天賦。高中時代,他就經常利用課餘的閒暇時間,在各種節慶或聚會的場合表演吉他。進入大學就讀後,他結識了一些歌曲作家,隨即也開始嘗試自己創作。90年代中期,他勇敢的前往納許維爾闖蕩,在1996年獲得Curb唱片的合約,跟同一個星期也被該公司簽下的黎安萊姆絲(LeAnn Rimes)成了同門。1997年八月,他以「In a Heartbeat」首度打進鄉村排行,不過只拿到第74名。由於對曲目的品質不滿意,他主動要求不要發行原本已經準備推出的首張專輯。經過一番懇談,唱片公司的老闆不但接受,還同意讓他更換製作人,而他也在新任製作人的建議之下逐漸修改風格,過了五年,才再度有歌曲打進排行,但也只是勉強進入前四十名,仍然不算成功,直到2003年才以一首藉由一對即將離婚的夫妻談判如何分配財產的話題來探討婚姻真正意義的「Honesty (Write Me a List)」獲得第五名,而真正的開始引起注意。

洛德尼艾特金斯的首張專輯「Honesty」在2003年十月推出,但雖然有同名單曲的成功,專輯的銷售仍然不算太理想,另外兩首跟進的單曲也沒有繼續突破,倒是已經很清楚的顯示出他似乎特別偏愛探討夫妻和兒女等家庭話題的歌曲。2006年,他終於有了真正的突破,以「If You're Going Through Hell (Before the Devil Even Knows)」首度奪下鄉村單曲冠軍,甚至成為該年度年終排行的總冠軍,而跟著在同年七月推出的「If You're Going Through Hell」專輯不但立即登上鄉村專輯冠軍的寶座、蟬連兩週,還跨界拿到全美專輯排行的第三名,並且成為白金唱片,而同一張專輯更締造了四首冠軍,除了先前已經奪魁的標題歌曲,還有「Watching You」、「These Are My People」、「Cleaning This Gun (Come On In Boy)」,也都先後拿到冠軍。2015年二月,他推出生平首張精選輯,然後經過長達四年的規劃,才在2019年五月中旬發表他入行十六年來的第五張錄音室專輯,命名為「Caught Up in the Country」,距離他的上一張錄音室專輯「Take a Back Road」已經有將近八年之久。

花了將近兩年的時間錄製的這張專輯,由洛德尼艾特金斯親自跟另外兩位鄉村唱片界的好手連袂負責製作,三人並且分別參與了部分曲目的創作,不過參與的比率並不是很高,大部分歌曲還是採用別人的外稿,而讓歌迷們比較感興趣的,可能是艾特金斯的愛妻蘿絲費爾肯(Rose Falcon)也應邀客串,跟他合唱了兩首歌曲。蘿絲費爾肯也是個創作歌手,雖然以歌手而言,知名度並不是很高,但包括鄉村歌后費絲希爾(Faith Hill)和當紅的鄉村天團「懷舊女郎」(Lady Antebellum)等,有不少大牌的鄉村歌手或團體都曾演唱過她所譜寫的歌曲。她是艾特金斯的第二任妻子,兩人在2013年結婚後成了事業伴侶,在這張專輯中,她並且跟丈夫攜手共同譜寫了「My Life」和「Young Man」等兩首歌曲,不過他們夫妻合唱的「Figure Out You」「Everybody’s Got Something」卻都不是她參與的創作,相當悅耳倒是真的。

除了蘿絲費爾肯之外,這張專輯的「特別來賓」還包括一支由納許維爾費斯克大學(Fisk University)的學生們組成的合唱團(The Fisk Jubilee Singers)。這樣講好像沒甚麼了不起,但是要知道,專收黑人學生的費斯克大學,在一個傳統上種族歧視很嚴重的地區來說,該校的存活是非常難得的,他們是在1865年成立的,而這次應邀合作的黑人學生合唱團則成立於1871年,平日主要是以無伴奏清唱的方式演出,這回則加入了流行的風味,跟艾特金斯共同演唱了專輯的同名標題歌曲和另外一首「When Can I See You Again」,被當作專輯的首支主打單曲,帶來非常不同的感覺,描述鄉居生活的樂趣,大家不妨仔細的聆賞。這張專輯總共收錄了十二首歌曲,最後則以輕快的「Waiting on a Good Day」作結,呼應著專輯的標題。也許洛德尼艾特金斯的巔峰時期已經遠去,但他的表現還是很值得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