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經典

銀河網路電台 > 百老匯經典 > OKLAHOMA, 3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9-07-24

OKLAHOMA, 3

不要嘆息著對我凝視,你的嘆息跟我的太像了,你的眼睛也不可以像我的那樣的閃爍,不要替我收拾我的東西,不要把玫瑰和我的手套拿給我,人家已經在懷疑了,別讓人家說我們在戀愛.....

內容介紹

本週介紹劇名:奧克拉荷馬(Oklahoma!)
首演年份:1943
作曲者:理察羅傑斯(Richard Rodgers)
作詞/編劇者:奧斯卡漢默斯坦(Oscar Hammerstein II)

Part 3

上回我們說到阿朵安妮在威爾離開的期間,又愛上了賣貨郎阿里哈金。要知道,這個故事的時空背景是一百年多前的奧克拉荷馬,當時美國中西部大部分地區的經濟還很落後,交通也不發達,因此往往就有一些人以簡陋的馬車或拖車,帶著各種各樣的物品,從江湖郎中的草藥、日用品、到各種服飾都有,旅行在一些偏僻的村莊,靠著三吋不爛之舌,提供販賣的服務。阿里哈金就是這樣的一個江湖賣貨郎,他四海為家,根本沒有安定下來的打算,平日在做生意之餘,到處勾引一些寂寞的婦女,阿朵安妮只不過是他的另外一個「獵物」,他打算玩過就跑。問題是,芳心寂寞、日日思春的阿朵安妮並不知道他是如此的不能信賴,對擅長甜言蜜語的他非常有好感,甚至拿不定主意,到底應該選擇他還是威爾。只是,安妮的法官老爹可沒有那麼迷糊,認定就算阿里哈金居無定所,好歹也是個生意人,口袋裡鈔票應該不少,所以當他發現女兒與阿里哈金交往的時候,阿里哈金油嘴滑舌的那些討好阿朵安妮的言行,聽在卡恩斯法官的耳中,只有一個意義:他非得跟女兒結婚不可。阿里哈金想要拒絕都沒有辦法,因為卡恩斯法官把槍拿出來,逼迫他就範。可憐的阿里哈金,就這樣被「套牢」了。他焦急的團團轉,一些男性的村民看到他這模樣,都很清楚這是怎麼回事,誰讓他這麼風流成性呢?只是,同樣身為男人,他們也很同情。這簡直是樁醜聞,假如自己不小心,可能也會陷入同樣的難關。事情不能永遠這樣繼續下去,但是,該如何解決呢?(歌曲:It’s a Scandal! It’s a Outrage!)

在這個同時,柯利和蘿莉又見面了。經過一番考慮,他們決定還是應該一起去參加慈善舞會。不過,儘管如此,兩人仍然不肯明白的承認彼此間的好感,一起前往舞會,「只是因為禮貌」,以免蘿莉跟人品欠佳的賈德作伴,可能會發生某些不太愉快的後果。問題是,假如兩人聯袂參加舞會,好像等於向大家承認了他們的「感情」,這也是他們「口頭上」不願意聽到的,因為早就有人在竊竊私語的談論他們兩人的事情了,所以,他們研究著,該如何避免更多的閒話產生。當然,兩人在舞會上表現如何,就顯得很重要了。於是,兩人都跟對方提出一份「千萬不可如何」的清單。蘿莉說,不要對我拋擲花束,不要太過討好我的家人,不要對我說的笑話笑得太大聲,那樣人家會說我們在戀愛。不要嘆息著對我凝視,你的嘆息跟我的太像了,你的眼睛也不可以像我的那樣的閃爍,不要替我收拾我的東西,不要把玫瑰和我的手套拿給我,人家已經在懷疑了,別讓人家說我們在戀愛。柯利也說,不要對我的魅力讚美太多,跟我站在一起的時候也不要顯得太得意,更不要和我一起站在雨中,人家會說我們在戀愛了。不要親熱的挽著我的臂膀,不要老是要我握著你的手,你的手摸起來真的是太美妙了,不要整個晚上都跟我一起跳舞,跳到星光都開始黯淡了,人家會發現我喜歡那樣,他們會說我們在戀愛。(歌曲:People Will Say We’re in Love)

兩人的「條件」說好了,現在只剩下一個問題:該如何去告訴賈德,說他的舞伴已經沒有了呢?而既然柯利身為男人,這個任務當然應該由他來負責。於是,柯利前往賈德在農場燻製房裡面、又髒又亂的房間,也看到了賈德張貼在牆上的色情圖片。他開始狡猾的展開計畫,起先表示自己也很欣賞賈德的「收藏品味」,化除了賈德的戒心與敵意。接著,他又告訴賈德,儘管人們平日好像對他不是很友善,其實大家都很喜歡他,甚至當他死的時候,方圓幾里內的鄉親都會一起來為他送葬,懷念著心地善良的他,把美好的鮮花放置在他墳前,悔恨著過去沒有好好的對待他。頭腦簡單的賈德被唬得一愣一愣的,還信以為真。最後,柯利才坦白說出,像他這般人品,想要追求蘿莉,簡直是癩蝦蟆想吃天鵝肉,應該趁早打消這個念頭才對。(歌曲:Pore Jud is Daid)

賈德發現自己上當,氣得跳腳。與柯利爭吵之中,槍聲驚動了大家,艾勒姨和蘿莉他們擔心出了人命,趕過來探視,然後一起離去,留下賈德獨自在屋裡自怨自艾。他思前想後,發現自己委屈的窩在這個破爛的地方,其實為的就是希望得到蘿莉這樣一個美嬌娘。儘管天天在這地板到處破洞、老鼠四處跑來跑去的爛房間,感覺無比寂寞,但是他自認比那個在牧場打工的傢伙要好上許多,憑什麼要他放棄希望呢?他下定決心,為了奪得蘿莉,就算要他殺人,他也在所不惜!(歌曲:Lonely Room)

舞伴的問題雖然暫時解決了,過程卻顯然充滿「瑕疵」。蘿莉的思緒一片混亂,於是走到外頭去,在玉米田邊的小路上散心。走著走著,她突然想起了先前跟阿里哈金買的那瓶「埃及靈藥」。其實,那只不過是一瓶普通的嗅鹽,但是阿里哈金滿口天花亂墜的堅稱那是一瓶遠從埃及進口的神秘靈藥,可以幫助她釐清思緒,使得蘿莉當時不疑有他,立刻掏錢買下。如今,由於心中對柯利的複雜感覺和對於賈德的恐懼,她決定拿出「靈藥」來試試看。她打開瓶蓋,深深的吸了一口,立刻有如天旋地轉一般,許多幻覺出現在她腦海中。她看見自己與柯利正在舉行婚禮,那種幸福的景象,是她夢想了許久的。(歌曲:Out of My Dreams)

只是,美好的時光沒有持續太久,賈德突然闖進婚禮的現場,不由分說的搶走了她,把她扛在肩上,準備帶走她。柯利奮不顧身的上前搶救,一陣激烈的爭奪之後,賈德竟然殺死了柯利。在羅傑斯與漢默斯坦的安排下,這段幻想的過程,以一段芭蕾的蒙太奇表現,在本劇首度演出的年代,成了劃時代的創舉。不久,蘿莉從惡夢中驚醒,只見賈德站在眼前,對她伸出了手,準備帶她前往慈善舞會。有點迷信的蘿莉,認為剛才的夢境可能是一種預警,她擔心夢境變成事實,因此臨時又改變主意,決定跟賈德一起去參加舞會,讓柯利措手不及,無比的困惑。第一幕到此結束。(歌曲:Ballet)(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