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爸经典

银河网路电台 > 百老汇经典 > OKLAHOMA, 3

icd

音乐博物馆

网路电台

主持:蒋国男2019-07-24

OKLAHOMA, 3

不要叹息着对我凝视,你的叹息跟我的太像了,你的眼睛也不可以像我的那样的闪烁,不要替我收拾我的东西,不要把玫瑰和我的手套拿给我,人家已经在怀疑了,别让人家说我们在恋爱.....

内容介绍

本周介绍剧名:奥克拉荷马(Oklahoma!)
首演年份:1943
作曲者:理察罗杰斯(Richard Rodgers)
作词/编剧者:奥斯卡汉默斯坦(Oscar Hammerstein II)

Part 3

上回我们说到阿朵安妮在威尔离开的期间,又爱上了卖货郎阿里哈金。要知道,这个故事的时空背景是一百年多前的奥克拉荷马,当时美国中西部大部分地区的经济还很落後,交通也不发达,因此往往就有一些人以简陋的马车或拖车,带着各种各样的物品,从江湖郎中的草药丶日用品丶到各种服饰都有,旅行在一些偏僻的村庄,靠着三吋不烂之舌,提供贩卖的服务。阿里哈金就是这样的一个江湖卖货郎,他四海为家,根本没有安定下来的打算,平日在做生意之馀,到处勾引一些寂寞的妇女,阿朵安妮只不过是他的另外一个「猎物」,他打算玩过就跑。问题是,芳心寂寞丶日日思春的阿朵安妮并不知道他是如此的不能信赖,对擅长甜言蜜语的他非常有好感,甚至拿不定主意,到底应该选择他还是威尔。只是,安妮的法官老爹可没有那麽迷糊,认定就算阿里哈金居无定所,好歹也是个生意人,口袋里钞票应该不少,所以当他发现女儿与阿里哈金交往的时候,阿里哈金油嘴滑舌的那些讨好阿朵安妮的言行,听在卡恩斯法官的耳中,只有一个意义:他非得跟女儿结婚不可。阿里哈金想要拒绝都没有办法,因为卡恩斯法官把枪拿出来,逼迫他就范。可怜的阿里哈金,就这样被「套牢」了。他焦急的团团转,一些男性的村民看到他这模样,都很清楚这是怎麽回事,谁让他这麽风流成性呢?只是,同样身为男人,他们也很同情。这简直是桩丑闻,假如自己不小心,可能也会陷入同样的难关。事情不能永远这样继续下去,但是,该如何解决呢?(歌曲:It’s a Scandal! It’s a Outrage!)

在这个同时,柯利和萝莉又见面了。经过一番考虑,他们决定还是应该一起去参加慈善舞会。不过,尽管如此,两人仍然不肯明白的承认彼此间的好感,一起前往舞会,「只是因为礼貌」,以免萝莉跟人品欠佳的贾德作伴,可能会发生某些不太愉快的後果。问题是,假如两人联袂参加舞会,好像等於向大家承认了他们的「感情」,这也是他们「口头上」不愿意听到的,因为早就有人在窃窃私语的谈论他们两人的事情了,所以,他们研究着,该如何避免更多的闲话产生。当然,两人在舞会上表现如何,就显得很重要了。於是,两人都跟对方提出一份「千万不可如何」的清单。萝莉说,不要对我抛掷花束,不要太过讨好我的家人,不要对我说的笑话笑得太大声,那样人家会说我们在恋爱。不要叹息着对我凝视,你的叹息跟我的太像了,你的眼睛也不可以像我的那样的闪烁,不要替我收拾我的东西,不要把玫瑰和我的手套拿给我,人家已经在怀疑了,别让人家说我们在恋爱。柯利也说,不要对我的魅力赞美太多,跟我站在一起的时候也不要显得太得意,更不要和我一起站在雨中,人家会说我们在恋爱了。不要亲热的挽着我的臂膀,不要老是要我握着你的手,你的手摸起来真的是太美妙了,不要整个晚上都跟我一起跳舞,跳到星光都开始黯淡了,人家会发现我喜欢那样,他们会说我们在恋爱。(歌曲:People Will Say We’re in Love)

两人的「条件」说好了,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该如何去告诉贾德,说他的舞伴已经没有了呢?而既然柯利身为男人,这个任务当然应该由他来负责。於是,柯利前往贾德在农场熏制房里面丶又脏又乱的房间,也看到了贾德张贴在墙上的色情图片。他开始狡猾的展开计画,起先表示自己也很欣赏贾德的「收藏品味」,化除了贾德的戒心与敌意。接着,他又告诉贾德,尽管人们平日好像对他不是很友善,其实大家都很喜欢他,甚至当他死的时候,方圆几里内的乡亲都会一起来为他送葬,怀念着心地善良的他,把美好的鲜花放置在他坟前,悔恨着过去没有好好的对待他。头脑简单的贾德被唬得一愣一愣的,还信以为真。最後,柯利才坦白说出,像他这般人品,想要追求萝莉,简直是癞虾蟆想吃天鹅肉,应该趁早打消这个念头才对。(歌曲:Pore Jud is Daid)

贾德发现自己上当,气得跳脚。与柯利争吵之中,枪声惊动了大家,艾勒姨和萝莉他们担心出了人命,赶过来探视,然後一起离去,留下贾德独自在屋里自怨自艾。他思前想後,发现自己委屈的窝在这个破烂的地方,其实为的就是希望得到萝莉这样一个美娇娘。尽管天天在这地板到处破洞丶老鼠四处跑来跑去的烂房间,感觉无比寂寞,但是他自认比那个在牧场打工的家伙要好上许多,凭什麽要他放弃希望呢?他下定决心,为了夺得萝莉,就算要他杀人,他也在所不惜!(歌曲:Lonely Room)

舞伴的问题虽然暂时解决了,过程却显然充满「瑕疵」。萝莉的思绪一片混乱,於是走到外头去,在玉米田边的小路上散心。走着走着,她突然想起了先前跟阿里哈金买的那瓶「埃及灵药」。其实,那只不过是一瓶普通的嗅盐,但是阿里哈金满口天花乱坠的坚称那是一瓶远从埃及进口的神秘灵药,可以帮助她厘清思绪,使得萝莉当时不疑有他,立刻掏钱买下。如今,由於心中对柯利的复杂感觉和对於贾德的恐惧,她决定拿出「灵药」来试试看。她打开瓶盖,深深的吸了一口,立刻有如天旋地转一般,许多幻觉出现在她脑海中。她看见自己与柯利正在举行婚礼,那种幸福的景象,是她梦想了许久的。(歌曲:Out of My Dreams)

只是,美好的时光没有持续太久,贾德突然闯进婚礼的现场,不由分说的抢走了她,把她扛在肩上,准备带走她。柯利奋不顾身的上前抢救,一阵激烈的争夺之後,贾德竟然杀死了柯利。在罗杰斯与汉默斯坦的安排下,这段幻想的过程,以一段芭蕾的蒙太奇表现,在本剧首度演出的年代,成了划时代的创举。不久,萝莉从恶梦中惊醒,只见贾德站在眼前,对她伸出了手,准备带她前往慈善舞会。有点迷信的萝莉,认为刚才的梦境可能是一种预警,她担心梦境变成事实,因此临时又改变主意,决定跟贾德一起去参加舞会,让柯利措手不及,无比的困惑。第一幕到此结束。(歌曲:Ballet)(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