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爸经典

银河网路电台 > 百老汇经典 > OKLAHOMA, 4

icd

音乐博物馆

网路电台

主持:蒋国男2019-07-31

OKLAHOMA, 4

种田的认为牛仔们太过粗野,甚至还喜欢酗酒,牛仔们也觉得种田的弱不禁风,没什麽男子气概,应该滚回密苏里去。双方一面夸耀自己的生活,一面诋贬对方的缺点,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

内容介绍

本周介绍剧名:奥克拉荷马(Oklahoma!)
首演年份:1943
作曲者:理察罗杰斯(Richard Rodgers)
作词/编剧者:奥斯卡汉默斯坦(Oscar Hammerstein II)

Part 4

第二幕

夜幕渐渐低垂,慈善舞会开始的时候终於来到了。远远近近的乡亲们,为了筹募基金来为孩子们建立一所学校,通通都热心的前来参加,未婚的年轻女郎们都各自带来精心准备的餐点篮子,一方面提供义卖,一方面也希望藉此机会物色理想的对象。在那个偏远的乡下,居民大致上可以分为两种,有的是种植各种谷物的农人,有的则是放牧牛羊的牛仔。虽然说职业不分高下,这两种人却互相鄙视。种田的认为牛仔们太过粗野,整天只知道打打闹闹,甚至还喜欢酗酒,牛仔们也觉得种田的弱不禁风,没什麽男子气概,应该滚回密苏里去。双方一面夸耀自己的生活,一面诋贬对方的缺点,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甚至连女孩子们也不甘寂寞的加入。艾勒姨看他们闹得太不像话,抢过警长的枪械,对着天空开枪,不但遏止了他们的打闹,更进而逼迫他们握手言和丶一起跳舞。农人和牛仔应该作朋友,就算一方喜欢犁田,另一方情愿追逐牛群,却也没有任何理由互相敌视,大家都住在同一个地方,应该相亲相爱,牛仔们该去请农人的女儿跳舞,种田郎则应该同样的去邀请牛仔们的女儿,这毕竟是个舞会,不好好的快乐一下,反而打得两败俱伤,何必呢?(歌曲:The Farmer and the Cowman)

不久,晚会的重头戏上场了,大家要开始拍卖女孩子们提供的一篮篮餐点,出价最高的男士,不但可以得标,还可以享有跟提供餐篮的女孩跳舞的机会。为了公正丶公开,大家推举德高望重的艾勒姨来负责主持拍卖,谁都别想投机取巧。威尔很想标下阿朵安妮的餐篮,来赢得安妮的芳心,问题是,他好不容易从堪萨斯的牛仔竞技比赛赚来的钱,全部都为了买礼物给安妮而花光了,如今他拿什麽去抢购安妮的餐篮呢?而在这个同时,阿里哈金心中也有自己的盘算,因为他实在没有结婚成家的念头,得想个办法来脱身。发现威尔的困扰之後,他故作大方的表示愿意购买威尔带回来的那些东西。傻呼呼的威尔赶紧开价,阿里哈金假装讨价还价,可是出的价钱却比威尔所预期的还要高上一些,最後,威尔全部的礼物都卖给了阿里哈金,他得到的金额不多不少,刚好是整整五十块。威尔兴奋的赶紧前往拍卖会场「投标」,而阿里哈金则暗自额手称庆,因为他终於可以摆脱婚约的束缚了。

现在,只剩下两个餐篮还没有拍卖,一个是阿朵安妮的,一个则是萝莉的。艾勒姨首先拿出安妮的餐篮,威尔立刻表示他愿意出价五十元,果然顺利得标,因为不但他出的价钱高得吓人,平日有如花痴的阿朵安妮,也没有太多人有兴趣沾惹,更何况过去买过安妮餐篮的人,还因为那些食物难以下咽而至今无法忘怀呢。正当威尔沾沾自喜的时候,安妮的爹说话了:现在,那些钱都捐给了兴建学校的基金,再度破产的威尔拿什麽来和安妮结婚呢?阿里哈金发现自己又陷入了危机,只好把心一横,喊出五十一块,压倒了威尔的出价。威尔的钱重新回到口袋,可以理直气壮的要求与安妮结婚,而阿里哈金心头那块大石头也总算安稳的落地了。接着,轮到最後一个餐篮。艾勒姨高声询问,谁愿意出最高的价钱购买萝莉的餐篮呢?柯利当然志在必得,可是贾德也同样不肯放弃,形成了两人竞标的场面。很明显的,他们争的不只是那个餐篮,而是萝莉本人。价钱越标越高,两人都把自己所有的钱拿出来,贾德甚至还情愿用自己为艾勒姨工作的全部薪资来夺标,压倒了柯利。可是,柯利当然不肯服输,当场出售自己的马鞍丶爱马丶甚至手枪,全部用来孤注一掷,终於取得胜利,也感动了萝莉。但,尽管柯利得了标,贾德愤怒的眼神与表情却显示出他不肯这样善罢干休。(歌曲:All erNuthin’)

阿朵安妮的父亲虽然不是很喜欢威尔,如今也无法出尔反尔,只好答应让女儿嫁给他。在阿里哈金的祝福下,威尔终於得到阿朵安妮了,不过,他马上就摆明姿态:现在,既然安妮即将成为他的妻子,一切就得按照他的规矩来,今後安妮可不许继续跟其他男人眉来眼去了,他要安妮完完全全的属於他。

听说自己今後不能再跟别的男人「亲热」,阿朵安妮开始讨价还价:偶而打点野食,难道也不可以吗?两人嘻嘻哈哈的打情骂俏,追逐着离开了人群。萝莉决定自己一个出去场外透透气,没想到却遇见了心有不甘的贾德。贾德不由分说的拉着萝莉,气急败坏的向萝莉倾诉自己的爱慕,当他笨拙的诉求失败之後,他转而威胁说要报复。萝莉愤怒的当场将他开除,并且警告他不许再踏入农场一步。在激动的情绪中,萝莉几乎崩溃,哭着大声呼叫柯利。柯利闻声赶来解围,柔情的安慰着她,化解了她心中所有的恐惧,两人紧紧的拥抱,他们再也不在乎别人怎麽说,因为大家反正早已知道他们的爱情,就让人家去谈论他们恋爱的事情吧!(歌曲:People Will Say We’re in Love--Reprise)

几个星期之後,艾勒姨邀请所有乡亲,在农场上为萝莉与柯利举办婚事。这个时机再好不过了,因为原本属於印地安人的这块土地即将加入联邦政府,成为美国的第四十六个州,「奥克拉荷马」。空气中盈满了喜庆的感觉,除了即将结婚的柯利与萝莉,还有另外一对欢喜冤家,威尔和阿朵安妮。更惊人的是,原本不打算结婚的阿里哈金,竟然也难逃情网,成了那个先前曾经热烈追求柯利丶笑声能够吓死人的女郎心甘情愿的未婚夫。

不久,婚礼开始举行,大家甚至按照传统,无伤大雅的捉弄这对新人。可是,一个不速之客却突然出现了:愤怒的贾德,酒气冲天的来到现场,也要强吻萝莉。萝莉先前梦见的可怕「预兆」,如今成了事实。新郎官柯利当然无法容忍,两人一番争执之後扭打起来。在盛怒之中,贾德抽出预藏的尖刀,准备刺杀柯利,可是他一个不留神,被柯利摔倒,竟然让刀子刺中了自己的胸口,就这样送了命。尽管他是自食恶果,跟他扭打的柯利似乎也无法摆脱杀人的罪嫌,看来一场牢狱之灾是无法避免了,现在该怎麽办呢?这个时候,有人提议了:一个新成立的地方政府,通常都可以制订自己的法律,他们决定请卡恩斯法官担任裁决,由乡亲们组成陪审团,当场开庭,审理这个案件。没有人愿意看到柯利在新婚之夜被关进监牢,於是大家一致表决,认为柯利是出於自卫,他不必负任何刑责,可以自由自在的去度他的蜜月。

灿烂的阳光再度降临大地。在所有乡亲们的祝福之下,柯利带着他的新娘子萝莉坐上马车,踏上蜜月的旅程,展开他们美好的新生活,而这出戏也就这样热热闹闹的结束了。(歌曲:Finale Ultimo)(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