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經典

銀河網路電台 > 百老匯經典 > OKLAHOMA, 4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9-07-31

OKLAHOMA, 4

種田的認為牛仔們太過粗野,甚至還喜歡酗酒,牛仔們也覺得種田的弱不禁風,沒什麼男子氣概,應該滾回密蘇里去。雙方一面誇耀自己的生活,一面詆貶對方的缺點,一言不合就打了起來.....

內容介紹

本週介紹劇名:奧克拉荷馬(Oklahoma!)
首演年份:1943
作曲者:理察羅傑斯(Richard Rodgers)
作詞/編劇者:奧斯卡漢默斯坦(Oscar Hammerstein II)

Part 4

第二幕

夜幕漸漸低垂,慈善舞會開始的時候終於來到了。遠遠近近的鄉親們,為了籌募基金來為孩子們建立一所學校,通通都熱心的前來參加,未婚的年輕女郎們都各自帶來精心準備的餐點籃子,一方面提供義賣,一方面也希望藉此機會物色理想的對象。在那個偏遠的鄉下,居民大致上可以分為兩種,有的是種植各種穀物的農人,有的則是放牧牛羊的牛仔。雖然說職業不分高下,這兩種人卻互相鄙視。種田的認為牛仔們太過粗野,整天只知道打打鬧鬧,甚至還喜歡酗酒,牛仔們也覺得種田的弱不禁風,沒什麼男子氣概,應該滾回密蘇里去。雙方一面誇耀自己的生活,一面詆貶對方的缺點,一言不合就打了起來,甚至連女孩子們也不甘寂寞的加入。艾勒姨看他們鬧得太不像話,搶過警長的槍械,對著天空開槍,不但遏止了他們的打鬧,更進而逼迫他們握手言和、一起跳舞。農人和牛仔應該作朋友,就算一方喜歡犁田,另一方情願追逐牛群,卻也沒有任何理由互相敵視,大家都住在同一個地方,應該相親相愛,牛仔們該去請農人的女兒跳舞,種田郎則應該同樣的去邀請牛仔們的女兒,這畢竟是個舞會,不好好的快樂一下,反而打得兩敗俱傷,何必呢?(歌曲:The Farmer and the Cowman)

不久,晚會的重頭戲上場了,大家要開始拍賣女孩子們提供的一籃籃餐點,出價最高的男士,不但可以得標,還可以享有跟提供餐籃的女孩跳舞的機會。為了公正、公開,大家推舉德高望重的艾勒姨來負責主持拍賣,誰都別想投機取巧。威爾很想標下阿朵安妮的餐籃,來贏得安妮的芳心,問題是,他好不容易從堪薩斯的牛仔競技比賽賺來的錢,全部都為了買禮物給安妮而花光了,如今他拿什麼去搶購安妮的餐籃呢?而在這個同時,阿里哈金心中也有自己的盤算,因為他實在沒有結婚成家的念頭,得想個辦法來脫身。發現威爾的困擾之後,他故作大方的表示願意購買威爾帶回來的那些東西。傻呼呼的威爾趕緊開價,阿里哈金假裝討價還價,可是出的價錢卻比威爾所預期的還要高上一些,最後,威爾全部的禮物都賣給了阿里哈金,他得到的金額不多不少,剛好是整整五十塊。威爾興奮的趕緊前往拍賣會場「投標」,而阿里哈金則暗自額手稱慶,因為他終於可以擺脫婚約的束縛了。

現在,只剩下兩個餐籃還沒有拍賣,一個是阿朵安妮的,一個則是蘿莉的。艾勒姨首先拿出安妮的餐籃,威爾立刻表示他願意出價五十元,果然順利得標,因為不但他出的價錢高得嚇人,平日有如花癡的阿朵安妮,也沒有太多人有興趣沾惹,更何況過去買過安妮餐籃的人,還因為那些食物難以下嚥而至今無法忘懷呢。正當威爾沾沾自喜的時候,安妮的爹說話了:現在,那些錢都捐給了興建學校的基金,再度破產的威爾拿什麼來和安妮結婚呢?阿里哈金發現自己又陷入了危機,只好把心一橫,喊出五十一塊,壓倒了威爾的出價。威爾的錢重新回到口袋,可以理直氣壯的要求與安妮結婚,而阿里哈金心頭那塊大石頭也總算安穩的落地了。接著,輪到最後一個餐籃。艾勒姨高聲詢問,誰願意出最高的價錢購買蘿莉的餐籃呢?柯利當然志在必得,可是賈德也同樣不肯放棄,形成了兩人競標的場面。很明顯的,他們爭的不只是那個餐籃,而是蘿莉本人。價錢越標越高,兩人都把自己所有的錢拿出來,賈德甚至還情願用自己為艾勒姨工作的全部薪資來奪標,壓倒了柯利。可是,柯利當然不肯服輸,當場出售自己的馬鞍、愛馬、甚至手槍,全部用來孤注一擲,終於取得勝利,也感動了蘿莉。但,儘管柯利得了標,賈德憤怒的眼神與表情卻顯示出他不肯這樣善罷干休。(歌曲:All erNuthin’)

阿朵安妮的父親雖然不是很喜歡威爾,如今也無法出爾反爾,只好答應讓女兒嫁給他。在阿里哈金的祝福下,威爾終於得到阿朵安妮了,不過,他馬上就擺明姿態:現在,既然安妮即將成為他的妻子,一切就得按照他的規矩來,今後安妮可不許繼續跟其他男人眉來眼去了,他要安妮完完全全的屬於他。

聽說自己今後不能再跟別的男人「親熱」,阿朵安妮開始討價還價:偶而打點野食,難道也不可以嗎?兩人嘻嘻哈哈的打情罵俏,追逐著離開了人群。蘿莉決定自己一個出去場外透透氣,沒想到卻遇見了心有不甘的賈德。賈德不由分說的拉著蘿莉,氣急敗壞的向蘿莉傾訴自己的愛慕,當他笨拙的訴求失敗之後,他轉而威脅說要報復。蘿莉憤怒的當場將他開除,並且警告他不許再踏入農場一步。在激動的情緒中,蘿莉幾乎崩潰,哭著大聲呼叫柯利。柯利聞聲趕來解圍,柔情的安慰著她,化解了她心中所有的恐懼,兩人緊緊的擁抱,他們再也不在乎別人怎麼說,因為大家反正早已知道他們的愛情,就讓人家去談論他們戀愛的事情吧!(歌曲:People Will Say We’re in Love--Reprise)

幾個星期之後,艾勒姨邀請所有鄉親,在農場上為蘿莉與柯利舉辦婚事。這個時機再好不過了,因為原本屬於印地安人的這塊土地即將加入聯邦政府,成為美國的第四十六個州,「奧克拉荷馬」。空氣中盈滿了喜慶的感覺,除了即將結婚的柯利與蘿莉,還有另外一對歡喜冤家,威爾和阿朵安妮。更驚人的是,原本不打算結婚的阿里哈金,竟然也難逃情網,成了那個先前曾經熱烈追求柯利、笑聲能夠嚇死人的女郎心甘情願的未婚夫。

不久,婚禮開始舉行,大家甚至按照傳統,無傷大雅的捉弄這對新人。可是,一個不速之客卻突然出現了:憤怒的賈德,酒氣沖天的來到現場,也要強吻蘿莉。蘿莉先前夢見的可怕「預兆」,如今成了事實。新郎官柯利當然無法容忍,兩人一番爭執之後扭打起來。在盛怒之中,賈德抽出預藏的尖刀,準備刺殺柯利,可是他一個不留神,被柯利摔倒,竟然讓刀子刺中了自己的胸口,就這樣送了命。儘管他是自食惡果,跟他扭打的柯利似乎也無法擺脫殺人的罪嫌,看來一場牢獄之災是無法避免了,現在該怎麼辦呢?這個時候,有人提議了:一個新成立的地方政府,通常都可以制訂自己的法律,他們決定請卡恩斯法官擔任裁決,由鄉親們組成陪審團,當場開庭,審理這個案件。沒有人願意看到柯利在新婚之夜被關進監牢,於是大家一致表決,認為柯利是出於自衛,他不必負任何刑責,可以自由自在的去度他的蜜月。

燦爛的陽光再度降臨大地。在所有鄉親們的祝福之下,柯利帶著他的新娘子蘿莉坐上馬車,踏上蜜月的旅程,展開他們美好的新生活,而這齣戲也就這樣熱熱鬧鬧的結束了。(歌曲:Finale Ultimo)(全文完)